【報告總書記 脫貧有信心】特色養殖成柯坪脫貧“金鑰匙”

字號: 疆內新聞  2019-11-28 11:26 來源:新疆日報

  新疆日報訊(張治立 逯風暴 秦梅花 聶寧 蘇宣明)“自從我家改養湖羊,收入越來越多了。”13日,柯坪縣蓋孜力克鎮帕松村村民努爾阿米娜·艾買提說,“如今,我和很多養殖戶都摘掉了貧困的帽子。”

  在柯坪縣引進湖羊之前,努爾阿米娜家也養羊,但一只母羊一年最多產一只羊羔,加上不太懂防疫防病技術,商販收羊壓價,一年忙到頭攢不了幾個錢。

  “柯坪縣的羊肉質細嫩鮮美,在全國很有名氣。本地農民世代養羊,如果養殖業不能助力農民脫貧致富,那就太可惜了。”柯坪縣農業農村局副局長徐昊亮說。

  2013年底,浙江省湖州市援疆指揮部經多次調研,找到了解決問題的“金鑰匙”——從湖州市引進湖羊,從品種改良做起,推動柯坪縣畜牧業轉型升級。

  從首批1600只湖羊進疆到湖羊繁育基地建成,從引進龍頭企業到推廣新型養殖模式,從柯坪羊肉品牌打造到實施羊肉深加工項目,短短幾年,在多方合力推動下,柯坪縣的傳統土羊變成了特色湖羊,零散養殖變成了標準化、規模化、產業化養殖。

  徐昊亮介紹,起初,不少農戶不認可湖羊,認為湖羊沒有本地羊皮實,但湖羊繁育基地將湖羊與本地羊雜交后,優勢和效益日益顯現出來。一只雜交后的湖羊比一只本地羊售價高出200元,而且,每年可多產2只羊羔。目前,柯坪縣湖羊存欄量已達2.5萬只,帶動2000余戶村民脫貧。

  柯坪縣的特色養殖業中,駱駝養殖異軍突起。蓋孜力克鎮玉斯屯喀什艾日克村村民艾海提·斯拉木家有120峰駱駝。今年,他不再把所有駱駝在沙漠里放養,而是把要生產的母駝放在圈舍里飼養。這樣,既有利于母駝分娩、幼駝成長,又可出售駝奶。

  “隨著人們保健意識的增強,原本無人問津的駝奶如今成了搶手貨。我家日均擠駝奶25公斤,每公斤駝奶售價四五十元,每天收入上千元。”艾海提說,最讓他得意的是,今年8月,央視《鄉村大舞臺》欄目組走進柯坪,他牽著駱駝登上舞臺。

  今年,艾海提和妻子聯合村里十幾戶養駝戶成立了農民專業合作社。同時,政府通過招商引資,引進企業專門對駝奶、駝絨、駝肉進行深加工,增加養駝戶收益。

  除了湖羊、駱駝產業,柯坪縣的山羊、牛、驢養殖也走上了產業化發展道路。現在,柯坪縣牲畜存欄量達28萬余頭(只),全縣的農作物秸稈全部被牲畜消化,形成了種養結合、循環發展的生態養殖模式。

  當上送馕小哥 追求越來越多

  口述:柯坪縣玉爾其鄉托瑪艾日克村村民木沙江·卡熱

  整理:本報全媒體記者/張治立 逯風暴 秦梅花 聶寧 蘇宣明

  托瑪艾日克村以前是個貧困村,現在,很多人通過村里的杏鄉打馕合作社脫貧了。

  每天8時,我會到離家幾百米的杏鄉打馕合作社上班。一進大門,就能聽到“啪啪”的甩面坯聲音,聞到濃濃的馕香。打馕師傅們6時30分就開始揉面打馕了。

  在本地企業新疆艾力努爾馕文化科技有限公司的帶動下,目前,杏鄉打馕合作社已吸納76名貧困戶就業,每天打馕數量超過1萬個。打出來的馕有三分之一銷往外地。為了讓客戶及時拿到馕,合作社成立了送馕隊,我是其中一員。

  配送車是合作社定制的三輪摩托車,我們的工作服、戴的頭盔也是合作社配發的。開摩托車需要駕駛證,合作社專門組織我們進行了培訓。

  送馕隊員的基本工資是每月800元,然后根據配送數量拿績效工資。配送一個馕的報酬是5—8分錢,我每天能配送馕4000個左右,績效工資約200元,我很知足!我家6口人,以前靠僅有的4畝地維持生活,年收入才兩三千元。

  我喜歡送馕。熱騰騰的馕從馕坑里打出來后,我分類計數包裝后放進配送車,然后迎著朝陽開始配送。行駛在村里新修的柏油路上,我開心又快樂。

  送馕隊員都有各自服務的片區。我的服務片區為柯坪鎮和蓋孜力克鎮,片區內的學校每天需要2000多個馕。除了早、中、晚飯前送馕,其他時間段我都能做到隨叫隨到。我希望每天多送一些馕。

  合作社里的每一個人都像我一樣快樂。我的朋友卡哈爾·阿不都外力,經常一邊聽音樂一邊打馕。打馕雖然辛苦,但他收入高,最高一個月有上萬元。還有鄰居阿力同汗·買合蘇木,都60多歲了,非要來合作社干點雜活掙錢。她說,這樣不用伸手向子女要錢,還可以用自己賺的錢給孫子買東西。

  自從我當上馕配送員后,全家人都很開心。妻子也在縣客運站找到一份工作,我們家很快就脫貧了。現在,新疆艾力努爾馕文化科技有限公司引進了自動化馕生產線,每天預計生產2萬多個馕。這樣,來這里務工的人員數量可增加一倍,將帶動周邊更多村民通過馕產業實現脫貧致富。

  還有個好消息,浙江貝貝集團旗下社交電商平臺貝店來村里開展電商扶貧工作,要把我們合作社的馕通過電商平臺賣出去,打響柯坪馕的品牌。

  我文化水平不高,但還年輕,希望通過學習了解電商知識,學會在網上賣馕,這樣我的收入會更高。

  特色產業進村 錢包越來越鼓

  口述:柯坪縣柯坪鎮喀拉庫提村村民阿依尼莎汗·阿不力米提

  整理:本報全媒體記者/張治立 逯風暴 秦梅花 聶寧 蘇宣明

  別看我們村不足2000人,但已形成了白色(豆腐)、黑色(黑木耳)、灰色(平菇)三個特色產業。村委會大院前還有一排門面房,供村民創業使用。

  一人就業,全家脫貧。這一點,我有深切感受。我們村原來很窮,由于土地干旱貧瘠,只能種植小麥、玉米和棉花,而且產量不高。那時,村里很多年輕人和我一樣,不知道該怎樣增收脫貧。

  中石化西北石油局“訪惠聚”駐村工作隊到來后,村里的變化越來越大。最明顯的變化是一個個產業興起,村民在家門口有活干、有錢賺了。

  原來的村委會大院,改成了栽培平菇和制作豆腐的地方,看到不少年輕人來這里學技術,我心生羨慕。當工作隊隊員和村干部問我想不想學習制作豆腐時,我心里充滿期待和擔心。期待的是,我沒見過甚至沒聽說過本地人誰會做豆腐,要是掌握這門手藝那就太好了;擔心的是,我聽說柯坪人吃的豆腐都是從阿克蘇市運來的,學做豆腐是不是很難,我學不會怎么辦?

  我的顧慮很快被打消了。

  今年10月,村里的豆腐坊開始投產。我穿上白大褂和膠靴,走進管道交錯、容器各異的作坊里,看到一堆黃豆神奇地變成各種豆制品,心想一定要把這些技術學會,將來也開一個豆腐坊。

  一個多月時間里,我漸漸掌握了做豆腐、豆漿和豆腐皮的方法。教我做豆腐的陳佑軍師傅說,光掌握方法不行,還要進一步練好技術,做到精益求精。來參觀的客人品嘗他做的豆漿,都夸贊,好喝!不少顧客來我們這買豆腐,都夸這里的豆腐口感和軟硬度剛好。

  自從我們村生產豆腐后,縣城的巴扎和菜鋪都來訂購,我們還有專門的配送人員。工作隊和村“兩委”特別重視這一產業,因為南疆地區種黃豆少,特意在大雪封山之前從伊犁哈薩克自治州采購了幾十噸黃豆,夠我們一個冬季加工了。村干部說,別看這小小的豆腐坊,將來產業做大了,可能會改變當地的種植結構。黃豆需求量達到一定程度后,本地農民會嘗試種植黃豆。

  我和村里一些年輕人每天來豆腐坊學手藝,一個月有1500元工資,成為正式員工后收入會逐步提高。因為家離得很近,也方便我照顧孩子,真是掙錢顧家兩不誤。

  去年,我們村有87戶貧困戶脫貧,今年剩余的10戶貧困戶將全部脫貧。

法律聲明:本站中使用的部分圖片、文字、視頻、音頻、鏈接等內容轉載來源于互聯網,目的為傳遞信息、服務大眾,如涉及侵權,請著作權所有人及時告知,網站工作人員將在24小時內移除相關爭議內容。

[責任編輯:馬建花]
上一篇 下一篇
南国最大规律论坛